第11章 第 11 章(1 / 1)

桑梓和贾赦回了东院,贾赦气呼呼地让侍女来给他更衣,只不过进来侍奉的两个侍女有些眼生。

“你是谁?翠云呢?”贾赦问道。

“回禀大爷,奴婢是奶奶的陪嫁丫头,奴婢叫春桃,她叫夏荷,翠云姐姐在忙其他的,就是奴婢两个过来伺候。”丫头恭敬地回禀道。

“你应当不是南疆人吧?”贾赦不确定道。

“不是,奴婢就是大庆人。”

贾赦刚想继续问的时候,桑梓走了进来。

贾赦向桑梓看去,问道:“这丫头不是南疆人,为什么是你的陪嫁丫头?”

“哦!这是驿馆的大人送给我使唤的人手,他们觉得我就两个陪嫁丫头不太方便。”桑梓解释道。

“你们都先下去吧,我和你们奶奶说说话。”贾赦道。

“是!”春桃和夏荷恭敬的离开。

桑蝶和桑蛛看了桑梓一眼,桑梓微微点了点头,桑蝶和桑蛛这才退下。

等人都下去了,贾赦拉着桑梓的手,担心道:“你怎么什么人都敢收呀?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没有别人的探子,你这是疯了吗?”

桑蝶惊讶的看着贾赦,道:“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能想到这一层,真是难得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贾赦不满道。

“你也不是单纯的笨蛋嘛,居然知道这些人中有别人的探子,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。”桑梓道。

“你质疑我?我好歹也是在宫中上书房和皇子一起读过几年书的。”

桑梓被逗笑了,“行吧。”

贾赦神情严肃,道:“我没和你开玩笑,这些人你尽早处理掉,把他们留在身边,到时候你被卖了都不知情。”

“你这小脑袋瓜怎么想事情只想一面的呢?你以为这些人是谁给的?真的是驿馆的大臣吗?”桑梓笑道。

贾赦疑惑地看着桑梓。

桑梓伸出手指,向天上指了指,“如若我没猜错,给这些人的应当是那一位。”

听到桑梓这么说贾赦闭嘴了,眼神里却露出惊愕。

“我到底是南疆人,再加上我们的一些特殊能力,换你是那一位,你真的对我安心?他自然是要在我身边放一些人他才会安心的,如若我把他们全部发卖,那位怕是真的会对我心生忌惮,懂了吗?”桑梓解释道。

贾赦点了点头,他不傻,自然是懂了。

“可是自己身边有别人的探子,是不是不太好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”

“这种事情有利有弊,有时候一些事情让上面的人知道,不仅能够让上面的人放下戒心,还能让他重用你,你父亲应该也是知道的,所以我带了这么人陪嫁入荣国府,你父亲一句话可都是没说,在管家权上,还站在了我这边,毕竟,这些人监视的可不仅仅是我,还有你们荣国府呀。”桑梓笑眯眯道。

贾赦的脸色一下变得十分地难看,他是真的没想到,上面还是不信任他们荣国府?都已经过去一年多了。

宫中,皇帝听着暗探的禀报,嘴角不自觉地上扬。

等暗探禀报完毕,离开后,皇帝彻底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一旁跟着皇帝多年的老太监也跟着笑着。

皇帝笑过之后,道:“这南疆的圣女还真是虎,居然举动找代善媳妇要管家权。”

“是挺虎的。”刘福荣道。

“朕没想到的是,代善居然帮了这南疆圣女。”

“不过南疆圣女这算是彻底得罪了荣国公夫人,荣国公夫人是长辈,到时候要为难她,估计她会吃不少亏。”刘福荣道。

“南疆圣女可是下一任南疆族长,她的手段,朕也很期待。”

刘福荣道:“奴才也很期待。”

“对了,忠勇侯世子的蛊毒解了吗?”皇帝问道。

“已经解了,据说遭了不少罪,听南疆圣女身边的那个侍女说,是因为忠勇侯世子把他招惹的那个南疆女送他的东西都给丢掉了,那蛊毒找不到引物,只能强行引蛊,所以才会遭这么多的罪,忠勇侯世子估计还得休养一段时间,才能养好身体。”刘福荣道。

“没想到这蛊虫这么神奇,你说说看,这蛊虫有延年益寿的能力吗?”皇帝问道。

“这奴才可不知道,不如陛下把南疆圣女召入宫问问。”刘福荣建议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等三日回门那日,把南疆圣女召唤入宫吧,正巧她的亲人在南疆,也回不去,皇室就当她的亲人好了,有皇室做后盾,想必南疆那边也能放心。”

“陛下英明!”刘福荣连拍着马屁。

东院,贾赦正在补眠,桑梓则和桑蝶、桑蛛整理着她的陪嫁,这些东西都是要登记入库的,这都是她的陪嫁。

“圣夫睡得好沉,可见圣夫的身体有些不好,咱们是不是要给圣夫调养调养身体,别到时候都没办法满足圣女。”桑蛛道。

“圣夫的身体确实要好好调养了,否则到时候生下来的娃娃,身体都是不康健的。”桑蝶也道

“桑蛛,你得空去给圣夫抓一些药材回来,熬了给圣夫补身体。”桑梓道。

“好!”桑蛛一口应下。

贾赦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面对的是什么,他睡醒之后,只觉得自己神清气爽,腰也不怎么难受了,他把丫头叫了进来给自己更衣,出到屋外的时候,就看到桑梓正在整理嫁妆。

“你嫁妆倒是不少。”贾赦道。

“这些都是鸿胪寺和礼部准备的。”桑梓道。

“他们出手还真是大方。”贾赦感叹道,这份嫁妆,比张姐姐的嫁妆也不差什么了。

“应该是大庆皇帝陛下大方才对。”桑梓纠正道。

贾赦点了点头,“陛下确实大方。”

桑梓和贾赦说着话,翠云进来了,禀报道:“爷,奶奶,两位姨娘过来给奶奶请安了。”

桑梓挑了挑眉,她整理半天嫁妆了,也不见贾赦的姨娘过来请安,贾赦一醒这两位姨娘就过来请安了,还真是巧。

贾赦看着桑梓的表情有些心虚,他很快反应过来,他心虚什么。

“让她们两个进来。”贾赦道。

桑梓也不整理嫁妆了,坐在椅子上等着贾赦的两位姨娘进来。

贾赦看着桑梓坐的椅子,道:“这是我的椅子,那个是你的。”

“都是一样的,你坐那个就行了。”桑梓不让。

“男左女右,男人该坐左边,女人坐右边。”

“我们那里女人坐左边,男人坐右边。”

两人对视着,互相不让。

最新小说: 只想买房的我成了星际最强[机甲] 大师兄他柔弱可欺 年代文里做极品 甜O对我一见钟情[gb] 建安幻 今日农场不打烊 少帮主[综武侠] 他的2亿遗产 我们走向康庄大道[九零] 嘘,门后有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