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第 10 章(1 / 1)

桑梓的话一出,场上人脸上的神情各不相同,王氏脸上带着一丝讥讽,贾政脸上则是不赞同,而贾赦脸上则十分的复杂。

贾母被气笑了,压抑着怒火道:“你刚嫁入荣国府,就想着管家权,你觉得你能把握得住吗?”

“这就是我的事了。”桑梓道。

“荒唐!桑氏,你觉得我荣国府是谁家?”贾母怒道。

“既然如此!这府邸本来就应该是老大继承,老大媳妇既然想要管家权,那就把管家权给她。”贾代善开口道。

“老爷!”贾母看向贾代善,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。

桑梓眉眼弯弯,她就知道,贾代善不会坐视不理,毕竟她可是贾代善亲自给贾赦求娶的媳妇。

“好了,以前张氏在的时候不就是张氏管家的吗?你的年纪也大了,也是时候享享清福了,这府上,也是时候交给他们这些小辈了。”贾代善道。

“可是桑氏才嫁进来,一应人情世故她都不懂。”贾母继续道。

“放心,我长嘴了,我可以问的,只要太太不吝赐教。”桑氏适时道。

贾母怒视着桑氏,“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我和老爷在说话,你身为小辈也敢插嘴。”

“您不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?难不成我都不能替自己的能力进行反驳的?”桑梓眨了眨眼睛,很是无辜道。

“你……”

贾母一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好了,就这么办吧,你晚些把管家钥匙给桑氏送去,今日便到这里,你们下去休息吧。”贾代善最后一锤定音。

桑梓笑眯眯地给贾代善和贾母行了一礼,然后过来牵着贾赦的手,笑道:“相公,咱们回去休息吧。”

贾赦刚想挣扎甩开桑梓的手,桑梓一个眼神过来,用口型道:“腰还酸吗?”

贾赦瞬间僵住了,忘了要挣扎。

桑梓笑眯眯的牵着贾赦,然后带着贾赦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荣庆堂。

贾代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然后也起身回梨香院去了。

等贾代善走后,王氏连忙对贾珠道:“珠儿,你带着琏儿弟弟出去玩吧。”

贾珠懂事地点了点头,牵起贾琏的手出去了。

等贾珠和贾琏走后,王氏才走近贾母,关心道:“太太没事儿吧?您可别气坏了身子,大嫂到底是南疆人,不太懂大庆的规矩,太太莫气。”

“混账东西,老大是一个混账,他娶的这个媳妇更加的混账,新婚第一日,便威胁婆母,找婆母要管家权,老婆子活了这么大,还没有遇到这样的新媳妇,居然主动找婆母要管家权,老大这个媳妇找的还真是好呀。”

贾母越说越怒,到最后,她身体都有些发抖了。

“太太莫气,大嫂确实是太没有规矩了,儿子会好好和大哥说的。”贾政连忙道。

“还是你有孝心,你看看今日桑氏那样猖狂,你大哥居然无动于衷,完全不知道制止,可想而知,他也不是一个好的,心心念念地惦记着管家权,说不定今日桑氏的猖狂,便是他在背后授意的。”贾母怒道。

“太太要把管家权交给桑氏吗?”王氏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当然不。”

“可是刚刚老爷也是站在大哥那边的,太太如若不把管家权给桑氏,到时候桑氏去老爷那里闹可怎么是好?”

“后宅的管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老爷一个粗人,又怎么懂其中的弯弯绕绕,把管家权给桑氏也行,只要对牌在我手中,她也就只是一个办事的管事。”

听到贾母这么说,王氏笑了,“太太英明!”

贾赦被桑梓拉出了荣庆堂,他道:“你还真是幸运又大胆。”

“怎么说?”桑梓道。

“今日这事儿传出去,你就该被外人骂死了,估计京城中,所有的婆婆都不会喜欢你。”贾赦很是客观地评价道。

“外人骂就骂呗,又不会掉一块肉,只要权力切切实实地到自己手中就好,何必在意别人怎么说,太在意外人的眼光,那一辈子都会活得很累。”桑梓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
贾赦听到桑梓这么说,他脑海中浮现出张氏的脸。

张姐姐确实活得挺累的,她在闺阁中就素有才名,外人都夸她,嫁给他之后又素有贤名,孝顺公婆,生儿育女,还大房的给丈夫纳妾,可是他却知道,张姐姐过得很累,为了她的才名,她不仅要认认真真的念书,还得和各家千金打好关系,为了她的贤名,她每日给母亲晨昏定省,亲自服侍母亲用膳,即使一旁有那么多下人,明明不想与其他女人分享丈夫,婆婆送的姨娘,也咬牙收下,确实她的才名有了,贤名也有了,张姐姐人却没了。

“你运气倒是好,老爷站了你这边,同意让你管家,可惜了,张姐姐的运气没你好,张姐姐在太太面前晨昏定省了三年,生下了湖哥儿之后,太太才把管家权给她。”

“哈哈!运气好?你想错了吧。”桑梓笑了起来。

“想错了?”贾赦有些不解。

“你不是荣国府的世子吗?为什么还这样单纯?你可知道你家老爷为何会站在我这边?”

贾赦眉头皱了起来,想了半天却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“因为我主动去要了这个权利,你家老爷看到了我的强势,所以他站在我这边,明白吗?”

“就这?”

“就这?你可知道,主动要这个权利的做法,在你们大庆姑娘中,一百个人一百个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她们想的都是苦媳妇熬成婆,等把婆婆熬死了,她们再上位管家,等她们上位了,再为难她们的媳妇,一轮又一轮,女人挣不开的宿命。”

“这是因为我们奉行的文化不一样。”

桑梓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,“文化不一样?那是对女人的规训,权利,本来就是能者居之,官场、战场,你想升官升爵,不是靠自己的政绩和战绩,而是靠资历?这些政绩战绩便是男人往上攀登的追求,这就是他们的举动,而女人之间呢?只能靠资历,苦媳妇熬成婆。”

贾赦不说话了,他承认桑梓说得有一点点道理。

“你家老爷看到了我的野心,所以,他才会站在我这边,毕竟,你家太太确实不太会管家。”

“谁说太太不会管家,自从她嫁进来生了我之后,祖母就把管家权交给了太太,她管家都管了几十年了,只张姐姐嫁进来后,张姐姐管了几年,你说她不会管家?开什么玩笑。”

“她这么会管家,她怎么可能不懂一碗水端不平便会心生怨怼,导致兄弟阋墙,一旦兄弟阋墙,这个家就算是散了,这便是会管家?”

贾赦一愣,没想到桑梓会说这番话来,他的眼睛顿时有些泛红。

“你看出来了?”贾赦强忍着心酸道。

“我的眼睛又没瞎,而且我也查了一下关于你的事。”

“你查出了什么?”贾赦问道。

“并不是什么好的名声。”

贾赦听到桑梓说查出来的并不是什么好的名声后,他红着眼睛嗤笑一声,但是桑梓却没有忽略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难过。

“和你相反,你弟弟的名声倒是不错,喜爱念书,孝顺长辈,是一个前途光明的好孩子。”桑梓继续补刀。

“哼,不过就一个假正经罢了,也就太太相信他念书有用。”

“感谢你家老爷还是疼爱你的,帮你娶了我,放心吧,我以后会好好疼爱你这个缺爱的小相公的。”

贾赦脸顿时就红了,“你知不知羞呀,你是女人。”

“嗯,我是女人,是你的妻主,放心,我会好好保护你的,你只要讨好我就成。”

“哼,想都别想。”贾赦甩开桑梓的手,大步流星的往自己院子里走去。

“你腰不酸了?”桑梓看着贾赦的背影笑道。

贾赦下意识地撑住自己的腰,强咬着牙齿,不理身后的桑梓。

桑梓见状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最新小说: 甜O对我一见钟情[gb] 今日农场不打烊 只想买房的我成了星际最强[机甲] 嘘,门后有鬼 少帮主[综武侠] 我们走向康庄大道[九零] 被离婚后嫁给了年代文大佬[穿书] 他的2亿遗产 建安幻 年代文里做极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