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第 30 章(1 / 1)

有了桑梓在梨香院的解释,贾母他们都不再理会这些管事的求情,只说了一句,如今是大奶奶当家,府中事务都是大奶奶负责,他们自己找大奶奶便行。

府上没有人站在这些巨贪的管事这边,特别是王氏,在回去后,让信得过的侍女给她念了这些年这些管事们贪墨的银钱数量,她在西院也是不停地咒骂,一个下人,居然比主子还有钱,这不是打她们的脸吗?

北静王妃办的花宴贾母是带着王氏一同去的,在北静王妃府上,王氏配合着贾母,将府上管事贪墨一事隐晦地和太太们说了,而且还表示为了开恩,成全这么多年的情分,什么都没追究,归还了他们的卖身契,桑梓这次没来,就是在处理这件事。

当然也有人询问贾母和桑梓的婆媳关系,贾母自然也不会让外人看笑话,说还不错,是一个能干的。

北静王妃让她下次带着桑梓出来走走,贾母也应了。

有了北静王妃这次花宴做背书,桑梓更加不怕这些管事搞事了,这些管事们贪墨的证据还新鲜热乎呢。

自然,这些管事也没有完全束手就擒,想着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让下人罢工,然后他们就发现,他们的位子被他们身边亲近的人顶上了,比如说以前跟着他们的狗腿子。

这些管事还想闹事,企图在荣国府外闹事引得百姓议论,说荣国府不念旧情,要把他们服侍多年的人赶走,可是桑梓将她已经查明的这些人名下产业的单子交给了这些人,一个当仆从的,如何拥有这样的家产?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。

这些管事也不敢闹了,他们是不知道桑梓已经掌握了这样的证据,一旦告到官府那里,他们的家产不仅会被没收,本人也会遭殃,好运一点,继续当奴仆,运气不好,直接流放。

这些蛀虫赶走后,荣国府也没有乱套,以前围在他们身边的人也不都是投机取巧之辈,有一些也是有自己的能力的,能够胜任管家的位置,有些能力不行的,先让他们顶几日还是可以的,等找到合适的再换。

不过新上任的这些管事可都是桑梓提拔的,这些投桃报李,自然会听命桑梓,桑梓管起整个荣国府来,那可就事半功倍了。

皇帝看着探子送来的荣国府的东西,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“刘福荣,去把四皇子给朕叫来。”皇帝吩咐道。

“是!”

等四皇子赶到御书房,皇帝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,然后把从荣国府得到的东西交给四皇子,“老四,这份东西你看看。”

四皇子不明所以地看了起来,原来是一份账本,应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账本,账本上面记录了每年支出的各项开支的价格,然后对照今年市场开支的价格制作的账本。

四皇子的眉头都皱了起来,“父皇,这是谁家的账本?负责采购的人贪墨的也忒多了吧。”

“这是荣国府的账本。”皇帝道。

四皇子咽了咽口水,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账本,自家父皇是从什么地方弄到荣国府的私密账本?他府上的账本父皇是不是也能弄到?四皇子一下想了很多。

“你说说荣国府的账本是这样的,那宫中的呢?”皇帝目光发寒。

四皇子震惊,他看向自家父皇,父皇这是什么意思?这是怀疑内务府了?

皇帝想了想内务府,如若这时候对内务府动手似乎也不太有妥当,荣国府可以这样大动干戈的处置管事们,内务府可不能这样,不过,内务府该清理还是得清理。

“老四,朕把内务府交给你了,你想办法好好整顿一次内务府。”皇帝道。

“是!”四皇子连忙应下,他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差事,只是皇帝想让他整顿,他自然也要接着。

皇帝看着荣国府的账本,原本他是想看看荣国府的情况,想着以后嘲笑贾代善的,他看着荣国府的账本,不由得就想到了自己的内务府,皇帝只觉得后怕,一个臣子尚且如此,那内务府的情况岂不是更糟。

桑梓可不知道因为她查荣国府的账,接下来内务府要引发怎样的震动。

桑梓清理那群蛀虫,心情好了不少,她看着府上的欠银,想了想,去找了贾母。

“太太,查账之时,我发现甄家还欠了我们五万两银子,这甄家是谁家?为何欠银?”桑梓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“甄家便是江南甄家,甄家的老祖宗便是陛下的乳母奉圣夫人,早些年我们荣国府接驾,托付甄家采买了不少东西,还剩了五万两银子,便放在甄家了,日后有什么需要采买的,托付甄家帮忙时再用。”贾母解释道。

“那我们家还欠国库四十万两银子呢。”桑梓继续道。

“这也是荣国府接驾的时候向国库借的,不着急还。”

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正巧府上有归还国库的银钱,儿媳就把欠国库的银钱还了,免得账上还挂着一笔账。”桑梓道。

“不能还。”贾母急忙道。

“嗯?”桑梓不解地看向贾母。

贾母解释道:“找国库借银不仅仅只有我们一家,别人都没还,我们家还了,这让其他借银的人家怎么看我们,而且国库那么多银钱,也不在乎我们这区区四十两,枪打出头鸟,太冒头了容易出事。”

“不是有我吗?我才来京城,对京城的规矩不熟悉,您推到我身上来就行。”

“不行不行,这银钱你就别管了。”

“欠国库银子就是欠皇帝银子,现在皇帝不缺银子,便想不起我们,一旦皇帝缺银子了,您觉得他会不会想起我们?”桑梓道。

“不管怎么说,现在都不是还银子的时候。”贾母再次拒绝。

桑梓在心中默默翻个白眼,真是一点朝政敏感度都没有,一味地想拉拢京城中其他的人家,完全忽略了,这京城中,皇帝才是最大的,什么法不责众,她处置那些管事的时候,那些管事也想的是法不责众,上位者想找人替代你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?

桑梓想了想,可以先知会一下老爷,如若老爷也反对,先斩后奏也不是不可以。

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在2023-12-31 01:07:22~2024-01-01 00:31: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若紫 10瓶;飞天舞928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最新小说: 治服暴娇大美人[GB] 我在魔法界当卷王[西幻] 内向 真癫,给七个顶流当妈 我没想攻略反派啊 我的病娇女友 反派逆袭:女主师尊不好当[穿书] 夺月 路人甲的自知之明 我在恋综打假爆红[穿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