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第 3 章(1 / 1)

“圣女快看,那是什么,好漂亮呀!”桑蝶睁大眼睛看着。

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,火树银花,还真是漂亮呢。”桑梓看着面前的烟火,感叹道。

“圣女,你又开始咬文嚼字了。”

桑梓笑了笑,大庆的文字确实很漂亮,真实看了这火树银花,真的描写得一模一样。

“圣女!那里有卖灯笼的,好漂亮。”

桑梓和桑蝶在街上穿梭着。

“饿不饿,我们去吃点东西吧。”桑梓看着不远处的酒楼,道。

“好!”

桑梓和桑蝶往酒楼走去。

“恩侯兄,你马上就要娶南疆来的姑娘了,听说南疆姑娘都是以女子为尊,你可莫要被这南疆姑娘给压住了哟。”

“怎么会,恩侯兄是谁?可是荣国公的世子,日后是要继承爵位的,以恩侯兄的身份,怎么可能会怕一个小丫头。”

“也不知道这南疆女人味道怎么样?据说她们的性子都野得很。”

“刘兄,你不会也……”

随即几个男人指着彼此,哈哈大笑起来。

桑梓随着小二上门,就听到了一群男人对她的编排,她也没有忽略这群男人中有人叫恩侯,如若她没记错,她半年后要嫁的丈夫的字便是恩侯。

桑蝶听到这些男人的污言秽语,脸色顿时就变了,不过桑梓脸上依旧带着笑意,只不过眼睛里闪着寒光,还真是冤家路窄,她就出来这么一趟就能碰上。

桑梓特意找了一张离那群人不远的桌子坐下。

“恩侯兄!”自然有人注意到了桑梓,用眼神给贾赦提了一个醒。

“南疆女人!”此时有男人小声道。

然后那群人不说话了,开始小心打量桑梓和桑蝶,说是小心,只是看人的眼神也说不上隐晦。

桑梓用虫子给桑蝶传了信,桑蝶会意,开口道:“圣女,这大庆男人好没规矩,直勾勾地盯着别人的妻主看,在我们南疆,应该已经被罚了吧。”

“确实挺没规矩的。”

听到桑梓这么说,桑蝶猛地转头,看向贾赦那一桌,恶狠狠道:“看什么看,小心把你们的眼睛挖出来喂虫子。”

“呵!南疆来的,好大的口气呀,这里可是我大庆的地盘,你一小小的国家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,小心小爷废了你。”这时候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起身,向他们这一桌走了过来,对着桑蝶怒目而视。

桑梓嗤笑一声,“我们南疆虽然战败,我们南疆也只是输给了大庆,而不是输给了你,你不过是大庆万千百姓中的一个,你也就只能感谢自己的出身。”

“臭婊子,找打。”男人就要伸手往桑梓这里打过来。

桑梓才不怕这人,这种敢对女人动手的男人,她有的是办法处置。

“刘兄,刘兄,到底是南疆圣女,日后还会是恩侯的夫人,也是咱们的嫂夫人,闹得太难堪了不好。”马穹连忙过来拦人。

男人咬牙切齿地看着桑梓,忍了又忍,然后看向一旁坐着的贾赦。

“恩侯兄,这事儿你怎么看?”

贾赦起身,来到桑梓面前,“小姐真是好本事。”

“我也觉得我的本事不错。”桑梓毫不客气地承认。

“只是小姐做事儿未免也太莽撞了一些,我们这里可都是男人,如若真的起了冲突,小姐就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小姐觉得应当如何脱身?”

“手无缚鸡之力?公子未免也太小瞧我们南疆的女人了,就是你们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公子一起出手也不会有事儿。”桑梓自信道。

贾赦眯了眯眼睛,道:“姑娘口气还真大。”

“因为自信。”桑梓毫不退让。

“有时候过度自信便是自大。”

“自大也是源自自身的实力。”

两人彼此对视着,外人看来,很明显就是在较着劲。

“咱们酒水也吃得差不多了,今日就先撤退吧,就别打扰嫂嫂吃饭了。”陈飞扬连忙打圆场。

其他人见状反应过来,“对对对!今日就不打扰嫂嫂了,这未婚男女最好婚前不要见面,咱们先退,先退!”

这帮人虽然是纨绔子弟,却也知道,赐婚的圣旨已下,如若这南疆的圣女和他们真的冲突了起来,传到陛下耳朵里,他们都要遭殃,特别是半年前废太子的事情发生了,这京城中的各种势力动荡,这时候闹事不好。

这么多人都说先退,贾赦也不好再留下与桑梓正锋相对。

一行人全部起身准备离开,不过贾赦在路过桑梓的桌子时,道:“真是期待圣女早日嫁给我。”

桑梓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,回应道:“我也很是期待!”

一行人出了酒楼,才重新打趣道:“这南疆来的女人还真是泼辣,爪子可真锋利。”

“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,等日后嫁给了恩侯兄,就知道什么叫妻为夫纲,对吧,恩侯兄。”最早与桑梓吵起来的男人道。

贾赦冷哼一声,不置可否。

“好了好了,今日不知道会碰到嫂夫人,喝得不够尽兴,下次我做东,咱们去春风楼喝。”陈飞扬道。

“这感情好,我已经好些天没见到春风楼的媚儿了,那小娘子下次见到我,必定要酸上两句。”

一下,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圣女,您就这样与您的丈夫吵起来了?等您嫁进去,那贾家公子不得给您下马威?”桑蝶有些担心道。

“大庆和我们南疆不同,我就是故意的,我这样的性子,也能让贾家人提前熟知我的脾气秉性,等我嫁进去后,要做什么,他们就有一个心理预期,有了心理预期,他们就会更加容易接受。”

“这些我就不懂了,但是不管圣女想做什么,我都会支持圣女。”

桑梓笑了笑,道:“不得不说,这贾恩侯模样倒是不错。”

“圣女不知道,这京城里的人都说贾家出美人,据说贾家子嗣各个模样都不错。”

“不过模样再好也得好好保养,这贾恩侯模样确实不错,只是看他的面向,有要垮的趋势,我可不希望我嫁过去后男人模样变丑了,以后我会督促他好好保养那张脸的,这贾恩侯估计也就这张脸能看了。”

贾赦坐在回府的马车上,陈飞扬和马穹都在马车上陪着他。

“恩侯莫要在意,不过是一介女流,翻不起什么风浪来的。”马穹安慰道。

“呵,我倒是真的想看看她和我们家老太太对起来,谁更厉害一些。”贾赦嗤笑一声。

“那必定是荣国公夫人,到底是长辈。”陈飞扬笑道。

贾赦也跟着笑了笑,只不过笑意没有抵达眼底。

贾赦回到荣国府,便看到了林家的马车,等他回到自己的院子,将林之孝叫了过来,问道:“今日林如海和四妹妹回来了?”

“是的,大爷刚出门不久姑爷和小姐就回来了,小姐去陪太太了,姑爷那便是二爷陪着的。”

“他们两个关系倒是好。”贾赦嗤笑一声。

林之孝垂下眼睛不敢接话。

“罢了,让厨房送几个菜来,再送两坛酒,今日没喝尽兴。”贾赦吩咐道。

“是!”林之孝赶紧去安排了。

贾母院子中,贾敏正在和贾母说着话,赖嬷嬷进来了,“太太,大爷回来了。”

“他人呢?”贾母问道。

“大爷回他的院子里去了,又让厨房送了酒菜。”赖嬷嬷道。

听到赖嬷嬷这么说,贾母的脸又耷拉了下来,气道:“张氏死了都半年时间了,老爷都上战场打了一个国家下来了,他还在这里醉生梦死,简直就荒唐。”

“母亲莫气,大哥也是心里苦。”贾敏连忙劝慰。

“这能怪谁?当时情况危急,要怪就怪张家没教好太子。”贾母怒道。

贾敏在心里叹了口气,谁会知道最后会闹成这个样子呢,太子真的有胆量逼宫。

“母亲莫要气恼,等大哥想通了自然就会好的,陛下不是已经给大哥赐婚了吗?再过半年,南疆圣女就要嫁进来了,到时候大哥自然有大嫂管着,就不需要母亲操心了。”

说起南疆圣女,贾母更是犯愁,“敏儿你是不知,这南疆圣女有多狂悖,也不知道这南疆圣女娶进门究竟是福是祸。”

“女儿也听说了南疆圣女的事迹,确实与我大庆的小姐不大一样,不过南疆是以女性为尊的,按照她自小接受的教育,其实也挺正常的。”

当日桑梓被皇帝接见,她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的那番话早就被传出去了,贾敏自然也听说了那番话,贾敏心里也有些激动,虽然她与老爷彼此相爱,可是终究逃不过世俗,她到现在还没能生下孩子,她总不能让林家绝后,也就只有南疆的圣女才能如此有底气的与世俗说不。

“如若是嫁去别人家我自然是不担心的,可是她是要嫁给你哥哥,也不知道娶进门是福是祸。”贾母叹了口气。

“不是还有父亲吗?母亲不必担心。”贾敏笑道。

“我就怕你父亲做糊涂事,这婚事便是他替你大哥求娶回来的。”贾母担心道。

“母亲尽管放宽心,父亲自有打算。”

最新小说: 今日农场不打烊 他的2亿遗产 少帮主[综武侠] 年代文里做极品 嘘,门后有鬼 建安幻 只想买房的我成了星际最强[机甲] 穿成童话世界的恶毒女配 甜O对我一见钟情[gb] 我们走向康庄大道[九零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