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混账(1 / 1)

“你说什么?”陈云渺经历过的匪夷所思的事不少,但也一时被洛初所述惊到。

洛初在她面前跪下来,陈云渺下意识想扶,却被她躲开了。

洛初平静道:“陈姑娘,你们巫觋该查的,不是那歌声是谁发出来的,而是赵家的所作所为。”

虽说陈云渺心里已经怀疑姓赵的那两父子不清白,但洛初所说的属实超过了她的想象,天子脚下,这样的事有可能发生吗?难道朝廷百官,那么多巫觋,都是死的?

她收敛了情绪,问道:“若真是如此,为何这些年不见有歌姬报官?”

洛初闻言忽然抬头,眼神亮得近乎犀利,“姑娘怎知无人报官?京城的官宦人家藏了多少出自云间辞的歌姬,他们自己择得干净吗?”

陈云渺哑然,这话的牵扯面太广了,赵宵如果真的用歌姬去笼络朝臣,送出去一个两个也就罢了,要是已经送出去十个二十个呢?由此建立的盘根错节的关系,别说是身不由己的歌姬,就是一个有权有势的贵卿都未必撼动得了。

她继续问道:“京城的巫觋并不只有赵氏,为何不向他家求助?”

洛初的脸上无动于衷,略带嘲讽道:“谁知道这么做是不是刚出虎穴,又入狼窝?”

“你!”陈云渺骤然被激出一股怒意,又很快压了下去,奇道,“既然你并不相信巫觋,现在为何将这些事说给我听?”

洛初:“我想请姑娘去救一个人。”

陈云渺:“谁?”

洛初俯身一拜,将赵宵对鹿之年的谋算和盘托出。

陈云渺猛地站起来,几乎带翻了身后的椅子,咬牙道:“所以你是听从了赵宵的命令,故意引我来的?”

洛初:“是。”

陈云渺怒道:“她在哪?”

同一时间。

萧泽犹疑地看了身边的小厮一眼,“他真是这么跟你说的?”

小厮:“是。”

萧泽又问:“他可有说是什么样的热闹?”

小厮摇了摇头。

萧泽手肘倚在栏上,转头往依旧丝竹靡靡的场中看了一眼,忽然笑了起来。

今天可真是有意思,先是一贯淡漠的黎末爻主动提议要来云间辞,然后是洛初选了跟风月完全不搭边的陈云渺,现在似乎又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。

这些个巫觋在玩什么?不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倒是真的错过了许多乐趣。

萧泽朝小厮勾勾手指,小厮凑上前。

“你去帮我再找个人……就说……”

小厮睁大了眼睛,愣在了原地没动。

萧泽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让他快滚。

鹿之年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怎么……是你?”

黎末爻闻言挑了挑眉:“鹿姑娘是在期待什么旁的人来?”

鹿之年:“……”倒也不是。

黎末爻没多说什么,自顾自地坐下来,看了一眼盛着茶点的盘子——已经被鹿之年动过一点。

他将茶点推到一边,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杯茶。

鹿之年心里正七上八下,杵在一旁沉默,见他要喝茶,慌忙开口阻止:“别喝!”

她不知道药是下在茶点里还是茶水里,或者两者皆有,她不想黎末爻也中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,倒不是因为心地特别善良,而是此时此刻,背景一张床,两人若再同时中这玩意儿,那还能有好事发生吗?

黎末爻端着茶杯的手一顿,勾了下嘴角,依然喝了一口,淡淡道:“不在茶里。”

鹿之年呆呆地看着他,不在茶里?……不在茶里!言下之意就是说药是下在茶点中,但他怎么知道的?妈的难道她还误会赵宵了?原来是这王八蛋吗?他想干什么?!

“是,是你下的?!”鹿之年气得眼前发黑,话都说不顺了,即刻又觉得体内一股热浪翻腾上来,双腿发软,几乎站立不住,忙扶住了身旁的柜子。显然越是心绪不宁,药性发挥得越快。

“哦,不是我,是赵宵。”

鹿之年深呼吸:“但是你知道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为何不阻止?”

“唔,这个不能告诉你。”

“……”畜生!我杀了你!

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药性完全发了出来,鹿之年原地晃了一下,朝前倒去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她没有扑地,黎末爻瞬间移动到她面前,接住了她。

鹿之年情愿他没有,地上起码还能让人冷静点!黎末爻微凉的指腹仅仅碰到她的手臂,就让她整个人如触电般颤了一下,他身上干净清冽的淡香似乎放大了好几倍,让她忍不住想往对方怀里钻!

鹿之年暗暗掐了自己一把,强行抓住理智的小尾巴,用咬牙切齿的声音道:“你离我远点。”然而不太成功,声音绵软无力,甚至还带了点喘。

鹿之年:“……”

黎末爻没放手,低头看了看她,道:“你现在站都站不住,恐怕不能自己走吧?”

老子就是爬,也用不着你扶!鹿之年很有骨气地紧紧攥着黎末爻的衣襟,想将他推开,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往前倾,反而像是将对方更近地拉向自己。

黎末爻叹了口气,弯下腰,手肘穿过鹿之年的膝弯,将她抱了起来。

鹿之年强行忍住一声惊呼,凶巴巴地瞪他:“你想干什么!”

可惜鹿之年自以为的“眼神很凶”,从黎末爻的角度看几乎算得上目光湿漉漉了,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,又停了下来,莫名地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。

正当鹿之年被他盯得心里发毛,以为他又憋了什么坏水时,黎末爻低下头,凑到她耳边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趁人之危的。”

温热的气息吹进耳廓,鹿之年陡然绷紧了身子,怒想:这小子他妈的一定是故意的!现在还不叫趁人之危吗?!

黎末爻不再停留,抱着她走出房间。

楼道拐角有个丫鬟远远地站着,他朝那个方向点了下头,丫鬟立即转身跑开了。

此刻鹿之年身上已经聚不起半点力气,只能自暴自弃地窝在黎末爻怀里,瓮声瓮气地问: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

黎末爻:“我带你去看看赵宵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在2023-10-01 21:36:47~2023-10-02 22:04: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可爱剂 3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最新小说: 来路有归途 连名带姓 甚尔和少女漫的适配性 攻略对象都是恋爱脑[娱乐圈] 诛神祭 我那抢手的辛秘书 虐文女主,发疯暴富 她唇 八零之大院儿长孙媳 抓紧她